毛鴿

私人號。

日常第二弹——梁桥:狗啃的刘海是我的锅

HzhAoLF:

日常第二弹——梁桥:狗啃的刘海是我的锅
张伟头发变长的速度还是蛮快的,有段时间他在家休息,刘海都长到眼睛中间了,张伟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不想去剪头发,他就是不愿意让不熟悉的人碰到自己头发,反而薛之谦在意得不行,说张伟不愿意别人给他剪头发,那就薛之谦给他剪。
“不剪行不行啊。”张伟坐在马桶上,仰着头方便薛之谦把一半毛巾塞他衣领里面,手很乖巧的放在腿上,但是还是非常不想剪头发“你头发不也挺长了吗?你不也不剪吗?”
“可是我眼睛大啊,占地就大,你看着头发到我眼睛上面,但是其实没有多长,你看看我眼睛多大你眼睛多大”薛之谦说得理所当然。
“你什么歪理邪说”张伟瞪了薛之谦一眼。
“我不管了,你这头发今天不剪我就拿火机烧,要不我看着太难受”薛之谦找一个大碗,在张伟头上试了试发现小了“你这个头……我要去找如来佛祖借当初抓六耳猕猴的那个钵才合适吧”由于薛之谦要把碗扣在张伟头上,只能岔开腿站,张伟听到这话就准备踢薛之谦两腿中间。
薛之谦是谁,从小在普陀虹口两个区摸爬滚打的人,虽说是混混队里的团宠,但是身手还是比张伟这个传说被半个北京城打过的男人矫捷,一把就逮住张伟那个犯罪未遂的腿。
“嘿,张伟长本事了啊,还准备踢我”薛之谦“恶狠狠”的说。
“就踢!”张伟在打嘴仗上面是不会输的。
“有你这样的吗?我好心好意给你剪头发呢”张伟不搭理他,薛之谦又补一句“不高兴我们就不剪了。”
“真的?”张伟扭头看他,眼睛都亮了。
薛之谦把张伟刘海掀起来,在他大脑门上吧唧亲了一口“假的”

薛之谦在碗柜很里面找到一个能和张伟的头完美符合的碗,就开心得要命的去给张伟剪头发。
“你别紧张,我扣着碗剪的,不会剪烂的”张伟紧闭着眼,紧张得像查高考分的学生。
“我怎么那么不信你呢”
“你不信我,你信谁”薛之谦拍了拍张伟眼皮上的碎发“我你都不信,那你还能信谁”
“信你,信你!你快闭嘴吧,剪个头发话那么多,怪不得以前叫jacky那么一个发廊名儿”
“张先生,你好,我是83号jacky,您有什么需要吗”
“我需要你闭嘴”

薛之谦把碗从张伟头上拿下来那刻就傻了。
薛之谦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碗,才想起来那个碗的来历“张伟,你还记得当初我买来拌沙拉的那个碗吗”
“记得啊,就是倍儿大,碗沿还是斜的…”张伟突然get薛之谦的意思“我去!薛之谦,老子今天要拎你打一顿”
薛之谦放下碗和剪刀就往客厅跑,张伟跟着就跑出来,薛之谦被张伟新买还没来及拆的吉他音箱绊倒在沙发上,张伟顺势就压了上去。
“伟哥饶命”薛之谦笑嘻嘻的看着张伟。
“你丫做梦!”
“你一定要打我吗”
“对!”
“那你打吧,反正我也想笑{1}”
“我…”张伟眯着眼睛看了一下薛之谦的脖子,埋头就咬了上去。
脖子皮肤嫩血管有多,薛之谦痛到到吸气,但是有不敢哼。
张伟抬头看着薛之谦脖子上的牙印就开心了,薛之谦哒哒哒跑进厕所看自己脖子上的牙印。
“张伟,你是啸天犬吧”薛之谦想到自己明天的发布会就懵逼了“我明天还有发布会呢”
“我不管,你给我剪了狗啃的刘海,我就得啃你一口”张伟扭头看电视,薛之谦也没办法,骂骂不过,打舍不得打,只好去给张伟做饭。

第二天,某发布会。
“薛之谦身着红色运动服,出席某发布会,被竖起运动服的领子,尽显少年感。”

第二天,首都机场
“张伟,你这头发怎么回事儿啊!”一个大蜜憋着笑看着张伟那个上个世纪韩国明星标配的斜刘海。
“就是梁桥说这久流行这个刘海,愣要给我剪一个”张伟看了看梁桥。
梁桥:???我一个人,要当助理,要化妆,现在还要背锅??

{1}出自坏蛋调频里面,张伟说院里哥哥准备把他培养成混混,帮他绑了一个孩子让他打打练手,结果张伟把人家打笑那段。

评论

热度(110)

  1. 叉子HzhAoLF 转载了此文字
  2. 毛鴿HzhAoLF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