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鴿

私人號。

坏了就补

借梗 原梗在个人主页上一条儿.
挖坑后补的文儿 ooc算我.
第一次写这么完整的 我真棒.
没有太多标点 因为我不乐意用 怪麻烦的.
石醒宇×张伟 清水短篇.
多谢您的关照.

———————————————————
丧尸横行 世间已无太平.
为了活命原则都丢弃的人露出了本性 大街上的人四散而逃 厮打的声音即便几堵墙的距离也能听见 绝望刺耳的呼喊将世界的形状变得扭曲.
对死亡充满恐惧的张伟此时正躲在某废弃工厂的一个小房间内哆哆嗦嗦 琢磨着自己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未来.
都说艰难的日子只能靠着美好臆想混日子,张伟费劲搜索自己关于快乐的记忆 却发现他早已不记得那些热血得不知道劲儿往哪儿使的日子里所做过的事儿.他胡撸胡撸贴在额头上的绿毛 目光留在满了残阳的破窗子上.这不合时宜难得温暖的光让他思绪蔓延起来,他觉得这光像极了某个和石醒宇在不知名的山上暂住的傍晚,石醒宇转头看他时眼睛里明明灭灭的光.
他们内时候好像流浪来着.
"以后你怎么办啊"大张伟恍恍惚惚的记得石醒宇问了这么一句.
怎么答的来着 噢对了
"看着过呗 长着如此人神共愤的漂亮脸蛋儿老天爷还能绝了我的路吗 嗨 想以后干啥啊."
"嘿行行行长得好看的人说啥都算 不提不提不提了吧"石醒宇大概早料到他敷衍了事的回答 晃晃炸了毛的头 乐了.
"乐啥玩意儿 你属笑面虎的啊?"
张伟刚从衣服里兜拿出烟的手被石醒宇拍了一下 他吃痛松了手回过神来.他莫名其妙的瞅着石醒宇,"嘛呀你 我饿死了 抽根烟填肚子不行啊"
石醒宇变宝贝似的变出个苹果"呐 吃吧"
"哎呦喂您这哪儿变出来个苹果  厉害厉害 哎这苹果怎么有虫眼儿啊"
瞅了一眼 石醒宇抢过苹果给虫眼儿咬掉了又还给他.
"样儿吧 就你屁话多 快吃吧你啊"
"得嘞得嘞大人给的小女子当然得收着呀"装作娇俏的少女伸了个兰花指在脸前一划 张伟笑嘻嘻地接过苹果 张嘴一咬.
"哎呦$¥都说#¥$这人不可貌相$¥..这苹果也是一样的啊 还挺甜$¥.."
"吃东西还说话 没见过是怎么的啊 快吃吧你"
摆楞摆楞张伟头顶桀骜不驯的几缕毛 石醒宇又乐了.
...这孩子脸抽筋了吧老乐啥啊 这么年轻脸就残疾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此时的张伟如是想.

再想想如今落地的花儿 张伟心里只能说是哑巴吃黄连 有苦说不出.
"我们还是各自逃吧"
张伟还记得石醒宇打电话的时候 他听到这句话时嘴角垮得跟他裤兜的褶子似的.却不记得他后来说什么了 可能是骂人了吧 不然石醒宇也不能小肚鸡肠得到现在都不联系他.
想唾弃自己矫情的张伟被液体的喷溅感弄得怪不舒服  反应过来再抬头时窗口已经多了一具淌血的尸体.
嚯..
张伟强压恶心感站起来的时候碰巧看见躲在尸体后面的丧尸正张着撕裂的大嘴盯着自己 似笑非笑的表情着实给他吓得一激灵.
"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大概是用了最大的力气 张伟双臂一展将窗子一关 .
他觉得自己那一刻绝对像只准备腾飞的大鹰 展翅翱翔 飞向梦想..而滚到脚边的断头和夹在窗缝的血脸却使这泛着腥味儿的幽默戛然而止.
他得离开这里 张伟想 不论是为了脱离这骇人的惨状亦或是为了活着 他不能待在这里了.

在迷宫中绕圈儿似的走了一会儿以后 张伟总算是找到了出口.习惯性地揉了揉头发后才想起手上还有血迹 这般揉搓刘海必是又粘在一块儿了.
他懊恼的叹叹气 抬手往墙上抹了抹 伸手到兜里拿出皱皱巴巴的烟 从地上捡起打火机 点了火.
这可别是我这辈子抽得最后一根烟了啊.

呸呸呸 瞎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我还没活够呢.

努力减轻铁锈与沙石摩擦的声音 张伟轻轻推开了门. 他探头观察 确认没有危险以后挪了挪步子.
此时已近傍晚 中午被卷过来的云似乎还没来得及走就被强行定格在这里.缝隙间透出的光更加刺眼 天空被染成了形态各异的色块.目光下移便是一片荒芜 只有带着血迹的野草看起来有些生机.看似和平的环境带来了安全感 虽说是自欺欺人 张伟也放开了步伐 在街上遛弯儿似的晃晃悠悠.
街上很安静 只有鞋底和沙石摩擦的声音 久了  这声音磨损了张伟的耐心和希望.他有点儿烦了 饥饿感更让他觉得渺茫.
只有脑袋里的马还一个劲儿的跑 踢踢踏踏的 晃着尾巴的  踩碎了一地的花儿.虚无的香味儿却实在的麻痹了他的神经
于是张伟站在那儿 一动不动了.

等张伟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一个托马斯大回旋加好几百度大翻转倒地上了.他七十二度角悲伤的环顾四周 想明白what happened却只看到手里是淋淋的血.他感受到耳边丧尸嘶吼的声音 其中还夹杂着熟悉的元素.
"张伟你干什么呢快他妈跑啊!!!"
突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张伟没来得及意识到"他娘的我要被啃了!"一句我操就先出了口.
他捞起不远处的瓦片塞了眼前的丧尸一嘴.什么东西被撕裂的声音让张伟的身体抖了起来 也清醒了不少.卯着劲儿往面前一踹 相互作用力顶得张伟往后滚了两圈儿 才与这个活物拉开了距离.
"石醒宇你怎么在这儿!"危机时刻 张伟发出了灵魂一问.
"心灵感应呗!老天爷找我陪你一起死呢!"石醒宇扯下了身上的外套 实际来说也不过是一块儿烂布抓在手里. 石醒宇踹开旁边儿旧公寓的门拿了根木材棒子出来慢慢朝张伟走过去.
就像电影场景那样 金色的余晖散落在英雄的身上 向后倒了的影子被拉得老长 石醒宇脚步声缓慢而有力 衣服被风吹的翘起一角 脸上还挂着迷人的微笑.张伟觉得自己的英雄来了.他眼巴巴的瞅着 内样儿活像一静待垂怜的小女子.
唯一的不足就是他的英雄也是一丧尸.
笑起来也不迷人 怪瘆的慌的.

他居然不怕 张伟都想写一个歌儿夸夸自己了.

电影的剧情总要跌宕起伏 面前的尸体又诈尸了一般扑向张伟 他没反应过来 还呆呆的坐着和石醒宇单方面眼神交流呢.然后他感受到他和石醒宇的距离逐渐变小 身边有什么爆裂开了.
是他的英雄拿着一根大棒子打爆了别人的头.
然后崩了他一身的血和器官.
弄清了来龙去脉的时候 张伟已经让石醒宇拽到旁边儿一石头板上了.可能是饥饿拉高了忍耐度 恶心的感觉已降了大半儿.

"哎我说真的 石醒宇 你怎么在这儿"他问了.
"这不都乱成一锅粥了吗 为了活命四处跑呗 说实话活人儿好久没见着了 你是第一个啊 你怎么样了"
刻意没参透他句子里的深意 张伟念叨念叨"我吧其实也就还行 看着你了吗这不是 活着的希望又有了哈哈哈 就是有点儿饿 啊内什么你你有吃的没呀"张伟笑了 比脸还长的大褶子聚在一起竟然也不显老 还有了要和当年重合的架势.
石醒宇有点儿入迷似的 感慨了一秒世事难料后拉起一点儿内心的兽性 他蹭蹭手上的血摸了摸张伟的脸.
"饿了啊 等着 我给你整点儿吃的去"
于是他手腕发力转个身蹦了下去 比当初他们一起逃课翻墙时要潇洒多了 .走到刚才血肉模糊的一摊里 他费劲儿的蹲下 捅了又捅 拿出来点儿什么东西 放嘴里咬了两口 用刚才撕下来的破布 包着 又走回来了.
他走过来了 轻轻打开了那层布 小心擦拭了伸手递过去.

是一颗心脏 确切来说是半颗 一半儿被咬掉了.那小家伙刚停跳不久 活力好像还没散去 烟一样的笼在张伟心头.

"内什么烂的地方我咬下去了 不够吃那儿还有胳膊腿儿呢"

张伟心里的调料瓶儿翻了.

石醒宇的温柔恍惚得捉不到却是带着力的 张伟好像被打了一巴掌 被生活 还是被这温柔 还是被自己 他饿傻了 分不太清了.
他觉得胃里排山倒海地翻滚 这应该又不应该.他怪石醒宇傻 忘了立场却又把最好的给了自己.他又怪自己 怪所谓的人性门槛太高 跑过去都够累了 他死活迈不过去了.
其实他真想一口咬下去然后冲他乐 说真好吃.
至少也该收着吧 对人家来说还挺珍贵的呢兴许.
然后他这么做了 手里血淋淋的心脏好像嘲笑他的假高尚 它有他没有的酣畅淋漓 它有他没有的难得真诚 他有点儿羡慕.

"石醒宇 咱俩还能那么好吗"试探的祈求其实结果已经预知了 但他还是觉得 这对石醒宇来说 是一不公平的事儿 于浅 于深.
以后补偿他吧 他这么想.
"你说能就能"石醒宇乐了 把张伟往怀里抱 美好得和以前一模一样.
他也笑了 眼里还有点儿泪花 一闪一闪亮晶晶的.

"真好 你还在"我反应过来了.

天黑了 但是张伟 也再不害怕了.

#恍惚间 还是你给的温柔#

前后可能俩风格 凑活着看吧反正我也凑活着写的.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