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鴿

私人號。

[大薛大无差]0826

一场游戏一场梦  真心掩抑免成空~
能有什么事儿~

猛特:

一时冲动,大概会很ooc。但我想记下这段自以为是的故事。祝大家晚安。

薛之谦冲出演播厅,耳边还在嗡嗡作响。北京夜晚的风吹来,他慢慢适应周围的黑暗,甩下碍事的眼镜、眼镜链,一头扎进商务车。
后座上的手机屏幕正巧亮起来,他接上耳机,听到熟悉的声音,语气有点急:“薛,怎么了?”
“没有,我的错,把该走的选成晋级了。”
“这破节目,吓我一跳。”
薛之谦扯扯嘴角,一气甩下两件碍事的背心,光裸的背暴露在空气里,他轻轻打了个冷战。
“你就甩下整场走啦?还是薛老师牛逼。”
“冲动吧。”薛之谦换了宽松短袖,脱力般倚上靠背。太阳穴还在突突地跳,经过激烈的情绪波动,疲惫不可抑制地席卷上来。
“还成还成。估计消息一出,那帮小姑娘更得爱死你了。”
“我都没法想,现在网路上要怎么评价我,主办那边要怎么骂我,啊,这个节目之后要怎么弄下去。”他无声地笑笑,摸摸鼻子,“有点,怕。”
大张伟有几秒的沉默:“当时不想现在想,你呀。”
“你就等看观众录的视频吧,我跟你说,开玩笑,绝对超帅的。…我是不是有点膨胀了。”
那边笑了,他能想象出大张伟仰头眯眼的样子。
助理来敲窗子,说来人劝了。
他大概知道自己不得不回去的,大张伟也是,于是在手机那边这样应着:“先挂先挂,”他声音有点犹豫,还是挣扎着说了,“这就是个游戏,…咱是混这口饭吃的。别把话说死。我也怕。…你就凑合录。一会儿我下去买宵夜,想吃啥再告我。”
薛之谦捏捏发烫的手机,整整袖子领口,从包里摸出熟悉的黑框戴上。一霎那间他意识到,自己又是奔赴战场了。

——不是一个人,所以我们都别怕。

“走啦。”

“成。一会儿见。”

评论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