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鴿

私人號。

大薛/過期甜餅

好久以前寫的了 瞎練筆。
梗來自我想和你唱裡頭 老薛誇張偉粉絲都是美女 然後張偉說什麼你看上我歌迷了什麼的 很嘚瑟 說什麼 我和歌迷郎才女貌什麼的亂七八糟什麼玩意兒的自行領會(¦3[▓▓]

"那當然了 我們郎才女貌"
大張偉這樣說著 順勢拋出一份暖洋洋的得意 乘著演播廳乾癟的空氣  微風卻起千層浪似地打濕了此時薛之謙心裡的小帆船兒.
於是他成了在海浪中顛簸的船員 初生牛犢只恨自己的微薄經驗不能以大將風範化險為夷 更恨自己無用的恐慌和嫉妒 於是他以最保險的方式 職業假笑敷衍了事了.
他還在心裡罵自己沒事兒瞎矯情呢.
這是聽著有意.
那說者呢 可能無心 卻無意挽回.
"怎麼著 你看上我歌迷了啊"罪魁禍首還樂呵呵地搭話 一邊兒等著回答一邊兒和薛之謙來了個不刺激的眼神交流 引得觀眾席是一片尖叫.
薛之謙忘了他怎麼回答了 大概是蒙混過關了.再想也沒有意義 按助理的話說 他現在是在化妝間門口板著個臉要將大張偉拒之門外呢 他所糾結的已是倆小時以前的事兒了.
那麼張偉 就在門外杵著 活像一癡傻青年 莫名其妙的被迫懺悔 無論怎麼呼喚 薛之謙就是不回應.意識到這不是方法 張偉還是心一橫決定推門進去 不管什麼事兒 都不能不和媳婦兒見面不是.

然而沒想到張偉這手無縛尖叫雞之力的神奇男孩兒竟用力過猛 將門後傻站著等開門的薛之謙拍倒在地 這回可是摔了一結結實實的馬趴了.

得 這回 沒罪也是有罪了.
幸虧他家薛今兒神經遲緩反應奇慢 張偉此時感謝天感謝地感謝他自己.等薛之謙開始嗷嗷喊疼的時候 腦門兒已經快被張偉呼嚕禿嚕皮了.
"薛老師我錯了我錯了 我我我真沒想到你在後頭站著 要不然我怎麼也不得更使勁點兒 不不是我是說你疼不疼哎呀姆們薛老師帥氣的小腦門兒啊..."
說不盡興似的 張偉以迅雷不及掩耳盜小叮噹之勢摟緊懷裡的薛之謙 當著所有人的面兒 吧唧了一口他薛的小臉龐.
"是不是撞傻了 薛老師怎麼不說話呢 薛 薛 薛 "他急了 要再仔細查看傷勢時 卻被往懷裡縮的薛之謙真真實實的可愛了一把 .

薛之謙的臉紅紅的 只露著個紅紅的小耳朵 炸毛的黑髮軟軟的 撓著他 不癢 卻是別樣的舒適 他稍微有一點兒入迷 就聽見一聲悶悶的
"你神經病啊...我沒事兒啦"

其實薛之謙早就被愛人的話語沖淡了記憶 不記得事情始末了 只是有一口甜暖暖地糊住了嘴 他說不出話啦.
然後周圍的人就哄笑了
嗨 您說這叫什麼事兒啊.

END...。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