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鴿

私人號。

七月的最後一篇隨喪記


你看
年輕是那樣年輕
可也和衰老沒區別
在驕傲逝去的瞬間
他們死去了
再也沒回來。


啦啦啦啦啦
老漁翁在唱歌
然後站立著死去
沒有戰慄
平淡地死去。


飛蚊像燕子一樣地過來
劃開了我的眼睛
這虛渺的視角出現
一切都變得偉大了
我在湖心 被大雁的翅膀拍死了
那片承載我的羽毛
也晃晃悠悠沉底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