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鴿

私人號。

【銀新】全鏡重圓


【本文時間線是 摧毁天道眾吸取龍脈的能量裝置之后 大決戰之前的一段休整時間 強行加的 對。誰讓漫畫走那麼快啊 大決戰什麼的 就是內個意思啊內個意思。
奶上寫著新八的名字是 @Silver Bird 太太的梗 非常感謝啦  "也稍微依靠我下"是在銀魂超話里的評論翻到的 大概是qqqq】

新八抱住了銀時。
此時銀時正打開冰箱門 取草莓牛奶。
銀時的目光灑在牛奶包裝盒上的他的名字 那是新八寫的。他移動手指摩挲著 沒有什麼小說裡時間的觸感 平坦順滑得很。他沒有陷入沉思。

適宜的。
"偶爾也稍微倚靠下我吧"新八說。
他輕輕的 說。
心聲就是應該爛在心裡的聲音 雖然為了起到效果 也許是自我以為的 新八還是說了。
反正銀時 現在不會離開 不會吧。
完結篇總要溫柔一些吧。
新八感覺到與他觸碰的銀時有些彆扭 把手滑到頭髮上揉了揉 銀時微低頭看向新八:"這是什麼八點檔的不離不棄的電視情感連續劇啊我說 老八啊 你平常都在看些什麼東西"嘟嘟囔囔地 坂田銀時瞳孔還是淡淡的紅色 眉毛之間的距離也沒有變化。
接受銀時這樣的眼神沒多久 新八躲開了他。他的手張開 兩指圍住了 銀時和服裡露出來的紗布的一角。
現在是與天道眾交戰後 把銀時拉回萬事屋的第一週。
這話不確實是該説嗎 。
"我認真的 銀桑。"不說的話他就一個人走了吧。
"萬事屋"新八頓了頓 "整個歌舞伎町的人都願意和你一起向前 不論向哪兒 因為你一直這樣陪伴著我們。我說的 也是所有《銀魂》這部動畫裡所有人想說的。"
"並且我 也很希望你真正留下來 倚靠我一下。"
說完他便認罪似的低了頭  所以說這種完結篇告白式的話為什麼要他志村新八來說啊 難道就因為不是新一嗎 真是羞恥啊羞恥。

只這一會兒  當坂田銀時有把目光拉攏回來的趨勢時 新八已經鬆開他了。
既然空氣已經安靜了 他也不介意再讓自己多想一會兒。
啊...萬事屋已經是他的定語了嗎。
新八也確實是長大了呢 說出這麼嚴肅的話 變成新一了呢 不過完結篇總要扯出什麼道理來的吧 他也沒什麼好波動的。離不離開 他想什麼呢啊。最後的宣言是有告白的意味的 下了這樣的判斷後 他有點兒迷愣 他一直把新八當做孩子來看。應該是這樣的。所以他知道新八可能有這樣的意向時 心裡自是有點兒打顫的。
他沒摻什麼多餘的情感吧 應該吧。
放下有點兒酸的手臂 銀時踢踢踏踏地蹭到沙發 在新八面前坐下 看他。
果真是長大了。 大概歲月真的是把刀 割過似的新八的臉不再是鬆弛的可愛 棱角越發明顯 頭髮俐落地鋪著 眉眼的間距近了 添了些沉靜 瞳孔是晶亮的黑的的海 泛出許多与兩年前不同的氣息 在眼鏡后藏著。鼻樑挺拔 抿著嘴唇 帶出一些老成的褶痕 耳朵有點兒紅著。新八垂著眼 沒有看銀時。
"確實是個英俊的青年了呢我們新一啊"銀時微微卬首 下顎線顯現出來 他眯著眼睛 陽光反射出的亮透了出來 有了些神采 偏偏他抹了抹鼻子 破坏了這幅還算美好的光景。
他等他說話 他有點兒拿不準了。
"所以說誰是新一啊我說 是新八啊新八。不要亂聽別人心裡的os更不要會錯意啊 再進化也不會有人想變成新一的啊。"新八抬頭看。
"啊之前三百多集留下的誓言呢 果然男人就是善變啊 始亂終棄是不行的喔新一君"
"那明明是你説的吧喂 都說了我不想變成什麼新一啊 始亂終棄啊明明是你吧 莫名其妙走了又莫名其妙回來的是誰啊我說"
啊糟糕。
這麼快就說了容易冷場的話 新八心裡慌得打太鼓了 還是個個perfect的內種。
然而銀時並沒有什麼大反應 挑了挑眉 就沒什麼動作了。 新八以為對話要告一段落的時候 銀時才説話:"我聽見你心裡的太鼓了喔 興奮地敲打著千本櫻呢喔。呐老八 這都是你寫的嗎。 "他晃了晃手裡的牛奶包裝盒 示意他。
"啊...是啊"新八不明白銀時是個什麼意思 衹能這麼答了 原因自是為了寫上名字的內點兒滿足 這樣使他感覺銀時在這裡是有歸屬的。
"可是這樣太自私了 阿銀我是個喜歡分享的人呢"

銀時灌了一口牛奶 站起來 托住新八的下巴就張嘴往下送 嘴張的不及時 粉白色的牛奶撒了兩人一身。
誒誒誒啊劇情怎麼往成人向發展了啊?
新八驚得不能反應過來 面前的銀時和他一臂之距 腳蹬著沙發坐在桌邊 和服上 臉頰 嘴角都是奶漬 帶著笑意的眼睛還好死不死地望著他 這時候該怎麼說 這男人真是該死的迷人啊。
銀時看到的是什麼景象?皮膚紅得像個沒熟的什麼水果似的新八睜大了眼睛側對著他咳嗽 身體起伏著頂好个使人有想擁抱他的感覺 又顯出先前的乖順 可愛的很。
"不得不說 新八君穿著阿銀的衣服還很適合呢 這麼喜歡阿銀啊?"
看著面前的新八慌了起來 像個松鼠似的期期艾艾 銀時打心眼儿里有份愉悅 果然還是孩子。
喜歡就喜歡了唄。
"再來一次吧"
銀時又喝了一口 靠近新八時卻被他抵住了 銀時感到莫名:"怎麼了啊新八君?".他猛烈的攻勢著實給新八嚇得不輕  但還有些雀躍:"這...這算是kiss了嗎..."害羞慘了的新八聲音微不可聞 銀時再靠近些才听了个大概 順便 聞著靠近的銀時身上的草莓味兒 新八又結結實實地心動了一把。
"是啊 "銀時再掩飾不住笑意 " 刚才的都浪費了呢 很可惜啊 再來一次吧" 不算請求的請求.見新八點了點頭 銀時喝醉了似的往嘴裡倒酒 順勢掃包裝盒到地上 左手牽住新八阻擋他的手 吻住了他。面前緊張的人嘴張得也緩慢 等銀時的舌纏進來時牛奶已流出大半 打濕了衣服 再次。 試探前攻的与規規矩矩的舌相遇 新八忍不住哼嗯出聲 呼吸困難起來 胳膊支起來要拉開距離。銀時圈著他 另一隻手一寸不離地覆著他 从手臂滑到腰 向自己的方向拉緊 又作亂似的 往上 掃他的頭髮 。胸腔中的空氣已消去了大半 新八只覺得被微潤的氣息環繞 要下雨了似的 他鬆開了拽著銀時衣服的手繞上他的脖子 隨著他的動作 漏出喘息和唾液 偶爾小心地回應 。房間漾起了草莓味儿 夾挾著夕陽 鍍上一層糜昧。
"哈..."快過度時銀時放過新八 聽著他的喘息 銀時印了个唇印 用臉頰蹭他酡紅的臉 蹭過他要滴水的耳 深吸一口氣。
"啊啦...就算要喝完那些牛奶都要很久呢 啊銀我啊 在這之前是不會走的喔 所以要加油喔 新八君"
就著這濃郁的少年氣息 誰不醉呢。
他的瞳孔深紅 泻出如水的光來。

然而這可是銀魂啊 被銀時攏到怀里的新八感動欣喜之餘難免吐槽起來:啊果然是貪婪的大人要被PTA投訴了啊 要被投訴了啊絕對 還有地上撒這一堆又要我來打掃啊 考慮一下新一君的感受啊銀桑。"覺得他太可愛了吧大概 銀時笑開了:"是銀時啊 再說 我也沒說不負責任的"
"啊不要回答別人心裡的os啊我說真的很羞恥啊喂!那那那那那你就負起責任!"
於是神樂遛定春回來以後就看到這樣一副景象 :難得的 新八端正的坐在沙發上 銀時打掃著衛生 一臉複杂。
"歡迎回來神樂醬!""啊回來了啊"
"我回來了阿魯!本女王餓了要吃飯啊魯!!二十四分熟的牛排謝謝!"
"喂我說真的有二十四分熟的牛排啊那種東西吃了真的不會死人的嗎喂!而且家裡哪有牛排啊我說 一個人打理這個家已經很辛苦了我說!沒有錢了絕對!"
"果然新八唧見識就是短啊魯 怪不得不能成為新一唧阿魯!你知道什麼是奉獻精神嗎啊魯!""就是 我們當初都吃四十二分熟的牛排呢 還有草莓牛奶醬汁呢 太自私了啊新一君不要藏著了拿出來大家一起品嚐吧"
"啊到底要我説幾遍啊誰想變成新一啊我說!!!啊 !你們!"
今天的萬事屋 又回歸了兩年前的熱閙了呢。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