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鴿

私人號。

2018 7 18
我從不覺得要在末日留下什麼
或求名垂荒野遺跡
此時亦同
夏夜的火已不滿足於啃咬
它欲在將我拆吃入腹前
迫使我泣滿新世的劣質布料
它不知道
我吞噬了一切成分
才變得混沌而有死性
麻木因終結開始才拉開帷幕。

评论